人大重陽網 劉英:加息與縮表“遇見”制裁與反制裁——美國經濟面臨衰退風險劉英 加息與縮表 制裁與反制裁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1.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rt id="njjy2"><optgroup id="njjy2"></optgroup></rt>
        <rp id="njjy2"><meter id="njjy2"></meter></rp>

        1. <cite id="njjy2"></cite>

            劉英:加息與縮表“遇見”制裁與反制裁——美國經濟面臨衰退風險

            發布時間:2022-05-12作者: 劉英 

            美俄博弈及其制裁與反制裁將繼續沖擊產業鏈供應鏈,甚至進一步加劇通脹。通脹不降,美聯儲加息難停,抬高的利率還將帶來次生災害,抑制復蘇脆弱的美國經濟,美國經濟前景堪憂。 

            作者劉英系人大重陽院務委員兼研究員、合作研究部主任,本文刊于2022年5月7日經濟日報



            美俄博弈及其制裁與反制裁將繼續沖擊產業鏈供應鏈,甚至進一步加劇通脹。通脹不降,美聯儲加息難停,抬高的利率還將帶來次生災害,抑制復蘇脆弱的美國經濟,美國經濟前景堪憂。


            日前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美國一季度GDP環比下降1.4%,遠低于預期超過1%的正增長。在烏克蘭危機持續、美國經濟走弱背景下,5月4日,美聯儲議息會議依然決定加息50個基點,將聯邦基準利率提升至0.75%—1%,并決定從6月1日起開始縮表。


            一次性大幅加息50個基點是美國22年以來的首次。2000年,美聯儲50個基點大幅加息不僅直接刺破互聯網泡沫,而且導致經濟硬著陸,美國經濟增速從2000年二季度5.2%直線降至2001年四季度的0.2%。


            歷史不會重復自己,但會押著同樣的韻腳。美國此次大幅度快速加息恐難實現經濟軟著陸。


            美聯儲此輪以及隨后要大幅度加息是為了控制高企的通脹,是在CPI連續創40年新高和PPI創歷史新高、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創出9萬億美元歷史高位下的無奈之舉,而非經濟復蘇足以支撐。美聯儲臨時主席鮑威爾在議息會后的記者會上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就是“通脹太高了”。


            空前的高通脹迫使美聯儲提高加息幅度和頻度。但是,加息也是把雙刃劍,為控通脹而大幅加息必將進一步抑制復蘇脆弱的美國經濟。烏克蘭危機前景不明,加息與縮表“遇見”制裁與反制裁,美國經濟面臨衰退風險,前景堪憂。


            多項經濟指標表明美國經濟即將陷入衰退。美國前財長薩默斯日前表示,總結1950年以來的經濟規律,每當美國通脹超過4%、失業率低于5%,美國經濟就會在2年內陷入衰退。截至目前,美國已連續13個月通脹超過4%,失業率連續8個月低于5%。3月份美國通脹更是高達8.5%,失業率為3.6%。而4月份美債長短期收益率倒掛也顯示了市場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擔憂。


            當前美國的高通脹既有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供給沖擊影響,又有俄烏沖突下美國對俄羅斯能源禁運、出口管制、限制交易等制裁對供應鏈沖擊所引發的成本推動原因,更有前期貨幣超發這一根本因素。面對多重因素所引發的通脹,僅憑數次加息很難控制,而加大加息幅度和頻次又會抑制經濟,這令美聯儲陷入兩難困境。


            美聯儲持續快速加息不可避免地抑制美國經濟增長。加息直接推升了美元指數,美元指數強勢突破100大關,創出2002年12月以來新高。美元走強抑制出口,一季度美國出口下降5.9%,進口增長17.7%。而為控制高通脹,美聯儲點陣圖顯示今年或會在每次議息會議上加息,一年加滿7次。在即將到來的6月和7月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恐重復5月份動作,再度加息50個基點。這將迅速抬升聯邦基準利率,在抑制投資的同時也將抑制作為美國經濟增長主引擎的消費。如此,伴隨頻繁的大幅度加息,需求側的出口、消費、投資“三駕馬車”動力將陸續減弱,美國經濟大概率將步入下行通道。


            面對控通脹和促增長的兩難選擇,美聯儲無法停止加息步伐。2020年,為控制疫情和支持經濟,美聯儲采取了空前的無限量量化寬松貨幣政策,開動印鈔機刺激經濟增長。以至于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兩年翻番,創下9萬億美元的歷史新高。自己借的債當然只能自己還。美聯儲在加息50個基點同時,還表示將從6月1日開始縮表,每月減持475億美元債券(300億美元國債和175億美元機構債),并在3個月之內提高到950億美元(其中600億美元國債和350億美元機構債),這將撤出對企業的資金支持。


            貨幣政策加速收緊,積極財政政策也被迫轉向,宏觀政策空間有限。為促進經濟增長,美聯儲將貨幣政策用到極致。與之相配合,美財政部也是各種家庭計劃、就業計劃和基建計劃輪番推出,兩年多“撒錢”近10萬億美元。不僅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創出9萬億美元新高,聯邦政府債務累積了30萬億美元的“堰塞湖”,擴張性財政政策成強弩之末。而為了控通脹,美聯儲大幅快速加息又推高了債務風險,財政不得不收緊,并與貨幣政策配合起來控通脹。一季度美國經濟環比下滑1.4%,主要由庫存投資減少、出口下滑和政府支出下降所致。


            通脹猛如虎,易漲難落,當通脹遇見制裁,或遭反制裁反噬。俄烏沖突以來,美國取消對俄羅斯的最惠國待遇,限制其美元交易,對俄進行進出口管制,將俄羅斯7家銀行踢出SWIFT,對俄羅斯實施了包括能源禁運、金融制裁在內的上千項制裁,累計制裁近2000項,意圖對俄經濟實施毀滅性打擊。但美國的強力制裁也引發俄羅斯實施反制裁,帶來反噬效應。俄羅斯作為世界上油氣能源、糧食、化肥及金屬等資源出口第一大國,制裁俄羅斯無異于限制資源進口,限制產業鏈供應鏈暢通,引發全球能源、金屬和糧食等價格暴漲,推高通脹,進而抑制美國經濟增長。


            美國對俄羅斯全方位、無底線的制裁正在反噬美國經濟根基。鮑威爾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能源價格的上升、俄烏沖突及供應鏈問題推升了物價水平。由地緣政治風險帶來的通脹高企還將持續,并非加息所能控制。俄羅斯為應對制裁,設立了反制裁總部進行系統反制,對美國等不友好國家實施《盧布結算令》,并從最初的僅限于天然氣出口擴展到其他商品領域。而天然氣盧布與石油盧布等一起,不僅推升能源、金屬、糧食等資源品價格,而且還會動搖以石油美元為基礎的國際貨幣體系的根基。俄烏沖突不止,制裁不止,這種反噬就不會停。


            快刀也難斬亂麻,美國經濟難以軟著陸。疫情帶來的供給沖擊未減,需求拉升型通脹已起,美俄相互制裁所帶來的供給沖擊無解,而貨幣超發也未得到解決,疊加勞動力緊張及制裁帶來的成本推動型通脹,使得錯綜復雜、剛性十足的美國高通脹,難以在傳統加息中消弭。而美俄博弈及其制裁與反制裁,將繼續沖擊產業鏈供應鏈,甚至進一步加劇通脹。通脹不降,美聯儲加息難停,抬高的利率還將帶來次生災害,抑制復蘇脆弱的美國經濟,美國經濟前景堪憂。


            (歡迎關注人大重陽新浪微博:@人大重陽 ;微信公眾號:rdcy2013)

            乐虎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