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陽網 徐天啟:美聯儲加息恐禍及他國,國際貨幣體系亟須改革徐天啟 美聯儲加息 國際貨幣體系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1.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rt id="njjy2"><optgroup id="njjy2"></optgroup></rt>
        <rp id="njjy2"><meter id="njjy2"></meter></rp>

        1. <cite id="njjy2"></cite>

            徐天啟:美聯儲加息恐禍及他國,國際貨幣體系亟須改革

            發布時間:2022-05-11作者: 徐天啟 

            北京時間5月5日,美聯儲宣布加息50bp(0.5%),并于6月1日開啟縮表。前三個月縮表規模上限為475億美元,三個月后增加至950億美元,目前聯邦基準利率目標區間為0.75%-1%。 

            作者徐天啟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本文刊于2022年5月10日中國網


            北京時間5月5日,美聯儲宣布加息50bp(0.5%),并于6月1日開啟縮表。前三個月縮表規模上限為475億美元,三個月后增加至950億美元,目前聯邦基準利率目標區間為0.75%-1%。除此之外,美聯儲還表示,將在今后幾次會議上都討論加息50bp的可能性。消息公布后,美國十年國債到期收益率水平變化不大,維持在3.1%左右;盡管美國股市標普500指數、美元指數在消息公布60分鐘內分別出現了1%左右的較大波動,但對照歷史平均波動率來看,全天波動不算激烈,顯示美聯儲本輪決議總體在市場預期的范圍之內。


            自2021年6月以來,美國通脹率長期保持在5%以上,2022年3月更是高達8.6%,遠高于美聯儲的目標通脹率2%。與此同時,美國失業率逐漸回到5%以下,加之股票價格、房地產價格上升明顯,美聯儲的確有重新調整貨幣政策,防止經濟進一步走入過熱區間的傾向。實際上,早在美聯儲開始加息以前,代表長端利率水平的美國10年債到期收益率早已從2022年1月份的1.5%上升至4月份的3%附近,由此可見,大多數美國金融市場的參與主體,對于本次加息都有相當的預期,宣布加息后美國債券市場、股票市場的價格波動程度也基本上反映了這一點。


            盡管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回落,但無需過于擔心。討論美聯儲加息對中國造成的負面影響,第一是擔心資本外流,第二是擔心匯率大幅波動影響涉外企業的正常經營。從資本外流角度看,中國目前利率水平適度,權益市場估值水平仍有吸引力。截至5月6日收盤,全部A股加權市盈率(TTM)約為15.13,對比歷史數據接近于30分位值;滬深300公司加權市盈率約為11.70,遠低于標普500公司加權市盈率約22的水平。從企業實際經營來看,與人民幣匯率波動關聯最大的,是大量從事外貿活動的中小微制造業企業,人民幣一定程度的貶值有助于這些企業的生產經營;涉外大型企業當前經營穩健,并可利用外匯掉期、互換等衍生品工具規避匯率波動,不會因人民幣匯率正常波動產生系統性經營風險。


            中國已是超大規模的經濟體,從2021年中國GDP比例來看,內循環經濟占中國經濟比例超過81%,有絕對的主導地位。因此,從貨幣政策實施角度看,中國仍要堅持“以我為主”。考慮到目前中美10年債利差水平,中國短期內不宜再采用大規模調整利率的價格型貨幣政策,但可適當采取精準的專項數量型貨幣政策,如中小微企業貸款、高精尖項目貸款、綠色信貸、農戶貸款等專項貸款,把錢投到真正能帶來實際產出的地方,幫助緩解當前面臨的經濟壓力。


            目前中國在社會經濟運行中的核心任務,是盡快將新冠肺炎疫情控制住。疫情反復對貨物、人員的流動都造成極大阻滯,對服務業更是沖擊顯著,對經濟發展形成負面影響。5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分析當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正是對這種潛在風險的及時回應。


            本輪美聯儲加息周期仍在進行中,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會到此為止嗎?回顧1970年-2022年50多年間美聯儲對政策利率的“操作歷史”,美聯儲調整政策利率往往都具有一定連續性,除非突發重大變故,否則不會突然停止。再短暫的加息周期,至少也要持續12個月以上(如1983年5月-1984年8月)。在預期之中的利率變化往往并不可怕,并且聯邦基金利率是隔夜利率,而與企業長期經營、居民住房貸款關系更加緊密的長期利率變化會更加平穩。盡管如此,在美聯儲加息周期中,相關涉外企業,特別是擁有大量外債的企業要重視經營風險,防止、減少利率與匯率波動給企業經營帶來不良影響。


            美聯儲周期性的政策調節,再次提醒國際貨幣體系亟須改革。由于美元在世界貨幣中的主導地位,美國調整貨幣政策勢必會帶來巨大外溢效應。然而,美聯儲調整貨幣政策,主要是幫助美國自身應對國內經濟、金融風險,往往不考慮其他國家正面臨的困境,從而會給這些國家帶來負面影響,尤其是那些與美元深度掛鉤的國家貨幣,只能無奈跟隨美聯儲進行政策調整,被動承受風險。當前隨著烏克蘭危機的不斷發酵、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復沖擊,世界經濟增速前景進一步走低,世界銀行近期連續下調了對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至3.2%,相比2021年6月預期的4.3%大幅倒退。國家地區之間更是分化明顯。在美國經濟有過熱傾向的同時,其他許多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仍面臨著需求不振、復蘇疲軟的情況。此時無奈跟隨美國調整利率政策,對這些國家的經濟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歡迎關注人大重陽新浪微博:@人大重陽 ;微信公眾號:rdcy2013)

            乐虎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