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陽網 王永利:央行外匯儲備變化受多重因素影響王永利 央行外匯儲備 多重因素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1.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rt id="njjy2"><optgroup id="njjy2"></optgroup></rt>
        <rp id="njjy2"><meter id="njjy2"></meter></rp>

        1. <cite id="njjy2"></cite>

            王永利:央行外匯儲備變化受多重因素影響

            發布時間:2022-05-10作者: 王永利  

            外匯儲備的變化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并非像有人認為的那樣只受到央行買賣外匯的影響,只與央行外匯占款發生對應關系。 

            作者王永利系中國銀行原副行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本文刊于2022年5月7日“王永利”微信公眾號。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每月會發布央行外匯儲備的數據,但是,由于外匯儲備的變化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并非像有人認為的那樣只受到央行買賣外匯的影響,只與央行外匯占款發生對應關系,所以,外匯儲備余額變化情況其實并不容易得到充分理解。


            比如,2021年以來央行外匯儲備與外匯占款的變化情況為:


            圖表1 2021年以來央行外匯儲備(億美元)與外匯占款(億元)各月余額情況

            數據來源于中國人民銀行每月披露的統計數據


            從央行披露的數據看,2021年2月末、6月末、9月末央行外匯儲備上月末分別比減少了57億美元、78億美元、315億美元,但央行外匯占款比上月卻分別增加了235億元、190億元、24億元人民幣;7月末、12月末外匯儲備分別比上月末增加了219億美元、278億美元,外匯占款比上月卻分別只增加了14億元、258億元人民幣。2022年以來二者偏離度更加突出:1月末外匯儲備比上月末減少285億美元,外匯占款卻增加了333億元;2月末外匯儲備比上月末減少了78億美元,外匯占款卻增加了62億元;3月末外匯儲備比上月末減少了258億美元,外匯占款卻增加了232億元。可見,央行外匯儲備與外匯占款余額變化很容易出現一定的偏離,其中還存在其他影響因素。


            實際上,央行外匯儲備每月變化影響因素至少包括:央行面對商業銀行、財政部等市場主體買賣外匯時,每月形成的外匯順差(多頭)或逆差(空頭);動用外匯儲備購買或出售黃金;用于一些特殊機構(如絲路基金、亞投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等)的股權投資或收回投資;在外匯儲備以美元匯總披露情況下,非美元外匯儲備折算美元時,其與美元之間的匯率變化等等。其中,在匯率變化影響上,假定在3.2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中,直接的美元儲備占60%,其他外幣儲備占40%,其他外匯儲備中形成美元匯率指數的6種可自由兌換國際貨幣占90%,當美元匯率指數上升或下跌2%時,這6種外幣儲備折合美元就會減少或增加約230億美元。當然,其他外幣儲備的具體占比及其對美元匯率變化不同,實際影響結果會與此存在出入。


            同時,由于央行買賣外匯時,本身還存在買賣價差(賣出價高于買入價),買入和賣出同樣規模的外匯,外匯儲備余額不變,但卻會因價差因素造成外匯占款(外匯買賣實際占用的人民幣,屬于人民幣基礎貨幣投放)的減少。再加上不同時期人民幣匯率也會變化,比如央行前期以美元對人民幣1:8.0買入,后期以1:6.8賣出,或者前期以美元對人民幣1:6.4買入,后期以1:7.2賣出等,都會產生外匯買賣損益,也會影響外匯儲備與外匯占款的變化出現偏離。另外,央行直接以外匯儲備購買黃金、進行投資等,都會減少外匯儲備,但不影響外匯占款。


            還有一個特殊的因素是:央行外匯儲備經營收益的增加與上繳。央行擁有的外匯儲備,可以存放在海外金融機構,也可以用于購買安全性和流動性較好的債券(如美國國債)等金融產品,相應獲得外匯經營收益,由此增加外匯儲備,但不影響外匯占款。如果央行按照規定向財政上繳這部分外匯儲備經營收益(如2022年央行按要求分期上繳財政近年來外匯儲備經營收益折合人民幣超過1萬億元,約合1500多億美元。截至4月中旬已上繳6000億元,相當于投放基礎貨幣6000億元,略超全面降準0.25個百分點),其操作一般有兩種選擇(可以綜合運用):一是由央行自己將外匯收益轉換成人民幣上繳財政,相當于央行將外匯上繳財政,財政又將外匯賣給了央行,央行外匯儲備規模不會受到影響,但會相應增加央行外匯占款;二是由央行將外匯出售給商業銀行等機構,將收回的人民幣上繳財政,這將導致央行外匯儲備和外匯占款都相應減少。這應該也是影響2022年1-3月外匯儲備與外匯占款變化出現明顯偏離的重要因素(這期間外匯儲備減少背后是否存在外資凈流出也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以上多重因素疊加,就可能造成央行外匯儲備與外匯占款出現很大偏離。


            所以,觀察央行外匯儲備變化,還需要聯系央行外匯占款以及黃金儲備、經營收益、外匯投資、美元匯率變化等因素同時進行。


            其中,2014-2016年央行外匯儲備大幅減少,變化非常突出,其與外匯占款、黃金儲備各種因素變化的關聯非常具有代表性,值得仔細觀察和分析。


            表2 2014-2016年央行黃金儲備(萬盎司),外匯儲備(億美元),外匯占款(億元)各月余額情況

            數據來源于中國人民銀行每月披露的統計數據


            2016年末央行外匯儲備余額30105億美元,比2014年末減少了8325億美元,比2014年6月末高峰期時減少了9827億(近萬億)美元。但2016年末央行外匯占款余額只比2014年末減少了51256億元,與外匯儲備減少數的比率接近6.16;比2014年6月末減少52706億元,與外匯儲備減少數的比率為5.36。在2015-2016年人民幣對美元大幅貶值情況下,2016年末比2014年末外匯占款減少規模與外匯儲備減少規模的比率明顯高于2016年末比2014年6月二者減少數的比率,反映出2015-2016年間外匯儲備減少超過了外匯占款減少的幅度,還存在央行結售匯以外的影響因素。


            其一,這期間央行黃金儲備出現大幅增長。2016年末央行黃金儲備5924萬盎司,比2014年末增加了2535萬盎司,增長了近75%。相信這部分黃金儲備中,很大部分都是用外匯儲備在國際市場上購買的,在黃金儲備增加的同時,外匯儲備相應減少,但并不會影響外匯占款。其中,央行抓住2014年美聯儲開始扭轉金融危機爆發后實施的量化寬松貨幣政策,收縮購債規模乃至縮表,加息的預期也在增強,推動黃金價格在2015年下跌10%的時機,動用外匯儲備加大黃金購買,到當年末即增加了2277萬盎司黃金儲備。2016年盡管也尋機增加了一部分黃金購買,但在黃金價格明顯反彈情況下,購進規模有所控制,僅比2015年末增加了258萬盎司,從11月起停止了黃金購買。現在看,這一時期購買黃金獲得的潛在收益是非常可觀的。之后,根據國際市場黃金價格走勢,直到2018年12月才重新啟動黃金購買,當月增加32萬盎司。到2019年9月,央行黃金儲備增加到6264萬盎司,僅比2016年末增加340萬盎司,之后再次停止黃金購買,一直維持至今。


            央行根據黃金市場價格以及黃金與外匯儲備之間“安全性、流動性、盈利性”綜合比較情況擇機安排黃金買入和賣出,屬于外匯儲備管理的正常選擇,應該積極而靈活運用,但對主要國際貨幣(如美元)發行國以外的其他國家而言,盡管在主要國家擴大貨幣投放存在貨幣貶值風險下,黃金可能存在升值的潛力,但黃金在支付交割、托管保存、生息能力等方面效率和成本遠不能與美元相比,所以,除非外匯儲備受到被凍結的威脅,央行過多儲備黃金并非絕對合理。


            其二,2014年下半年開始央行直接動用外匯儲備增加對亞投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絲路基金等機構進行投資,也是影響外匯儲備減少的重要因素。


            可見,央行外匯儲備在2014年下半年開始止升轉降,到2016年末大幅減少累計近萬億美元,并不都是結售匯逆差或資金外流造成的,還包括央行用外匯儲備購買黃金、增加直接投資等因素的影響。


            所以,要對央行外匯儲備變化進行準確分析,還需要央行披露更多相關信息和數據。


            (歡迎關注人大重陽新浪微博:@人大重陽 ;微信公眾號:rdcy2013)

            乐虎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