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陽網 【揭探】俄烏沖突以來最大國際研討會,到底講了什么?人大重陽 俄烏沖突 最大國際研討會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1. <tt id="njjy2"><noscript id="njjy2"></noscript></tt>

        <rt id="njjy2"><optgroup id="njjy2"></optgroup></rt>
        <rp id="njjy2"><meter id="njjy2"></meter></rp>

        1. <cite id="njjy2"></cite>

            【揭探】俄烏沖突以來最大國際研討會,到底講了什么?

            發布時間:2022-05-09作者: 人大重陽 

            來自俄羅斯、印度、巴西、斯洛文尼亞、馬來西亞、巴基斯坦、英國、加拿大等20國30余位中外嘉賓于線上線下齊聚一堂,共同商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之道。本次對話會系俄烏沖突發生以來,中國智庫舉辦過的最大規模智庫國際研討會。 

            人大重陽網綜合媒體報道:北京時間2022年5月6日,中國公共外交協會與中國人民大學主辦、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承辦的“求和平、促發展:全球20國智庫在線對話會”成功舉辦,來自俄羅斯、印度、巴西、斯洛文尼亞、馬來西亞、巴基斯坦、英國、加拿大等20國30余位中外嘉賓于線上線下齊聚一堂,共同商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之道。本次對話會系俄烏沖突發生以來,中國智庫舉辦過的最大規模智庫國際研討會。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做特別演講并現場問答,新華社、央視、環球時報等30余家媒體報道本次會議。50萬人次在線收看了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的特別演講,20多國媒體與相關公號報道了該次活動,引起全球廣泛關注,相關報道及視頻閱讀量12小時內即突破3000萬。


            會議現場


            致辭環節由中國公共外交協會副會長胡正躍主持。


            劉元春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進行了開場致辭。劉元春提到,本次會議是4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考察調研中國人民大學以來我校舉辦的首場大型國際研討會。他強調,人類歷史的未來若想實現和平共處、安全與共,事在人為。在不久前的博鰲亞洲論壇上,習近平主席向世界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議”,提出“六個堅持”。倡議得到了多國專家、學者、政要的熱烈反響和積極評價,反映了新形勢下國際社會共同的安全需求,契合國際社會求和平、謀合作、促發展的共同心聲。面對諸多當今時代的安全威脅,人類社會必須團結起來,各國要堅持多邊主義原則,形成維護和平的理性力量,共同加強全球安全治理,維護好我們十分美好卻又脆弱的人類文明,保護好世界人民共同的家園。


            樂玉成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進行了主旨演講。他強調,和平與發展是人類的永恒追求,需要爭取,也需要維護。當今世界變亂交織,危機挑戰層出不窮,非和平因素日益積聚,甚至有人開始談論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值此人類發展的關鍵時刻,我們要著眼人類前途與命運,扛起責任與擔當,超越偏見和紛爭,聯合世界上所有愛好和平的力量,樹立新安全觀,積極落實全球安全倡議,攜手應對國際安全挑戰,共同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寧。他提出,當前尤其要做到以下幾點:堅持維護國際法和公認的國際關系準則,反對用家法幫規篡改國際規則;堅持安全不可分割原則,不能犧牲別國安全來追求自身安全;堅持維護國際社會團結合作,反對搞集團政治和意識形態對抗;堅持反對單邊制裁,不能把局部危機變成世界性危機;堅持維護亞太安全穩定,不允許亞太生戰生亂。


            在研討第一環節,斯洛文尼亞前總統、世界領袖聯盟主席達尼洛·圖爾克(Danilo Türk),歐亞經濟委員會一體化和宏觀經濟部部長,俄羅斯科學院院士謝爾蓋·格拉濟耶夫(Sergey Glaziev),英國前商務大臣文斯·凱布爾(Vince Cable),馬來西亞國會下議院原副議長、新亞洲戰略研究中心主席翁詩杰(ONG Tee Keat)參與了研討。


            達尼洛·圖爾克


            達尼洛·圖爾克表示,和平與安全是發展的基本條件。從最近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分析中,就能看到俄烏沖突對全球經濟所造成的重大打擊。因此,我們需要盡一切的努力,通過和平手段解決并且恢復我們的和平。他介紹道,一些評論家認為,俄烏軍事沖突將加強西方并且幫助重建冷戰后不久的單極世界,也有一些人贊成以美國和中國為主角的兩極化場景。但其實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愿意被卷入到所謂“新兩極世界的長期大國競爭”當中,世界需要的是一個現實的全球安全方法,其基礎是接受多極化的現實。


            謝爾蓋·格拉濟耶夫


            謝爾蓋·格拉濟耶夫認為,俄烏沖突背后的推手是美國,當前的戰爭是金融與熱戰的混合戰爭,并且戰爭蔓延到了信息領域。美國正在借助他的信息領域的影響力來塑造他希望塑造的形象,在通過虛假新聞和輿論操縱,來在信息領域捍衛和實現美國的政治目的。要應對這一挑戰,我們需要在國際規則的基礎之上建立起新的國際貨幣體系。其次,美國也正在利用自己在信息領域和信息技術領域的霸權地位,來實現軍事目的和一國私利。所以,組織起一個國際間的網絡安全協定非常重要。最后,國際間需要進一步采取行動,來推動國際倡議和國際行動,制止生物武器的泛濫。


            文斯·凱布爾


            文斯·凱布爾對全球和平發展的發言聚焦在經濟領域。他表示,西方國家和中國可以且應該在部分領域放下目前的冷戰言論與行動,建立共同事業。首先,有必要制定相關的經濟行動計劃幫助新興市場和低收入國家。第二,需要保持和擴大一個開放的貿易體系。第三,在關鍵的國際公共產品等方面有必要展開國際合作,如全球共同遏制氣候變化。他希望在國際局勢緊張的時候,全球仍能保持對話。


            翁詩杰


            翁詩杰強調,近年來,隨著“冷戰幽靈”的復活,尋求地區或全球和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挑戰性,因為當今世界被地緣政治裂痕嚴重分割,全球化曾經給世界帶來了一個推動經濟發展的多邊合作時代,如今卻隨著單邊制裁和經濟脫鉤事件而倒退。在如此暗淡的安全背景下,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議”無疑是及時的號角,為世界提供了應對不斷升級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的替代解決方案,也這是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崛起大國向國際社會提出的整體戰略的一部分,讓世界成為一個更安全、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續發展的人類家園。


            王文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主持了研討第一環節。


            在研討第二環節,前英國劍橋大學政治與國際關系高級研究員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傅小強,俄羅斯伊茲博爾斯克俱樂部“俄羅斯夢和中國夢”研究中心主任、中俄友好、和平與發展委員會專家理事會俄方主席尤里·塔夫羅夫斯基(Yuri Tavrovsky),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巴基斯坦國立科技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贊米爾·阿萬(Zamir Awan),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印度中國經濟文化促進會秘書長默罕默德?薩奇布(Mohammed Saqib),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執行院長朱鋒,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歐亞所所長、研究員李永全,智利安德列斯貝洛大學拉美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前智利駐華大使馬塔(Fernando Reyes Matta),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亞所所長、研究員李自國,加拿大多倫多大學G20與金磚國家研究項目聯席主任約翰?科頓(John Kirton),復旦大學“一帶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仁偉,世界銀行前高級經濟學家(瑞士)皮特·凱尼格(Peter Koenig),伊朗沙希德·貝赫什提大學戰略管理教授、研究員穆斯塔法·穆罕默迪(Mostafa Mohammadi),巴西圣保羅商業管理學院教授蕾吉雅?莫拉?科斯塔(Ligia Maura Costa)參與了研討。


            與會嘉賓照片合輯


            馬丁·雅克表示,美國的衰落、新冠疫情的影響、氣候變化是一杯“難以下咽的雞尾酒”,讓全世界進入了一個極不穩定的時代。在當下,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并不僅僅是一個好想法,它是我們當前時代的一個迫切的任務。它需要耐心、堅持、對話和妥協,需要我們把長期利益置于短期利益之上,它需要新的思維,需要巨大的想象力。這恰恰是“一帶一路”精神的核心體現。


            傅小強認為,當今世界世紀疫情疊加百年變局,國際格局在加速演變,各類安全問題層出不窮,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遭遇嚴峻挑戰。為應對這些挑戰,我們需要真正踐行多邊主義,推動全球抗疫合作和經濟復蘇,統籌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聚焦世界和平和發展,用發展的眼光和辦法解決問題,為世界大變局尋找行穩致遠的共同航向。


            尤里·塔夫羅夫斯基認為,中國的強勢崛起和俄羅斯的頑強抵抗讓美國的精英們開始認識到需要尋求新的世界秩序模式,而不再是固守單極的秩序,美國把世界分為兩大陣營的行動剛剛拉開序幕。而但顯而易見的是,起源于二戰以后的傳統全球化模式已經被載入史冊,日漸式微的美國正在試圖將世界分為“民主”和“權威”兩個陣營,加速建立了另一種全球治理體系的進程,美國將得到的不是全球霸權,而是半全球化。


            張維為強調,俄烏沖突背景下,西方威脅“將把對俄羅斯采用的地獄般的制裁全部用到中國身上”是無用功。由于美國和中國在經濟上存在相互依賴的關系,我們并不希望和美國發生戰爭,但是中國有不可逾越的底線。中國真心希望這個世界朝著和平與發展的方向前進。現在,推動世界朝著朝著和平與發展的秩序前進的最主要動力不來自西方,而來自于非西方世界。


            贊米爾·阿萬提議,可建立“亞洲貨幣基金組織(AMF)”,因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多是讓很多的發展中國家身處困境,西方國家想要維持自己的霸權和霸主地位,因而他們一直想要去趕超發展中的經濟體。但如果是亞洲貨幣基金組織,它會基于亞洲根基去幫助那些有需求的、遇到困難的國家。他認為,亞洲貨幣基金組織能夠讓亞洲可以和西方社會進行角力,進而阻止西方世界的霸權持續擴張。


            陳文玲強調,當下,我們面臨著戰爭與和平、發展與安全這兩個大的挑戰。我們要避免戰爭升級,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要超越一切紛爭,共同維護世界和平和人類發展的大勢。在當前的這一特別危險也特別關鍵的時刻,各國智庫學者們應該旗幟鮮明地反對戰爭,反對一切導致戰爭的思維方式和升級戰爭的準備。


            穆罕默德·薩奇布表示,當下的混亂局面,其實源于東方世界和西方世界正在發生的對抗,西方世界在向中東、非洲和亞洲施壓。和平是合作與發展的前提,和平不是靠西方指示獲得的,我們也有自己的發言權,它的實現需要通過互相尊重、對話、協商、彼此投入,并且互相保有自主權。


            朱鋒認為,現在是全球政治自蘇聯解體以來最糟糕的局面,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全球治理體系正在走下坡路,美國當前正在把中國妖魔化,來維系美國霸權地位的穩定。但不論世界政治格局如何動蕩,競爭局面如何演化,都要相信中國,因為中國并不想與西方競爭霸權地位,而是在努力地貢獻中國的方法,不斷探索中國的民主化和現代化的進程。


            李永全認為,百年變局歸根到底就是科技革命、全球化引發的世界歷史進程的變化。因為全球化和科技革命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開拓了人們的視野,造就了一系列新興經濟體,所以,這個世界面臨著大調整。在全球化背景下,叢林法則已經被歷史拋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是順應歷史潮流和符合各國人類的發展理念,中國實際上不僅在提出而且在踐行。


            馬塔表示,互相依賴、獨立自主是21世紀的關鍵詞。他希望亞洲國家也有機會跟西方社會建立互惠互利的聯系,同時將亞洲國家的哲學治理思想融合在一起,讓全世界共同進入一個嶄新的環境中,同時還保有各自的自主性和共同依賴性。


            李自國認為,疫情的反復,國際規則的低約束力或失去約束力,包括SWIFT美元等在內的國際金融基礎設施的信譽度下降,體育、文化、教育、科學全面“泛政治化”“泛安全化”和北約的持續擴張,構成了我們現在面臨五大挑戰。他認為,上海合作組織、金磚機制、中國與阿拉伯國家這些合作機制需要針對這些挑戰進行發聲。


            約翰·科頓表示,今天在地區沖突、技術升級、新冠大流行病和系統性改革的空前變革當中,我們應該問我們已經做了多少,現在必須要做什么?他認為,答案來自于對20國集團(G20)具有系統重要性的國家峰會表現的回顧。中國在G20各方面的履約率均遠高于標準。因此,世界非常期待中國帶領G20和世界走出當前的僵局。


            黃仁偉向與會來賓分享了他對新時代“戰爭”與“和平”的理解。他認為,過去中國對和平的概念,就是世界上不發生世界大戰就是一種和平,局部戰爭不可避免,但沒有世界大戰就是基本上保持和平。現在的情況發生了變化,從這次俄烏沖突可以看到,世界大戰雖然沒有爆發,但由于局部戰爭引起的全球范圍的影響已經顯現出來。所以,和平還是不和平,不能以世界大戰是否爆發為標準。


            皮特·凱尼格表示,他對全球化,尤其是中國式的全球化的解讀就是通過貿易、聯合項目、思想的交換和文化活動以及教育活動實現人與人之間的互聯。這樣才能夠讓各方互學互鑒。通過這樣的全球化進程,我們可以聯系起一個和平的世界,推動新的理念的生成,來推動社會經濟的發展,制造新的動能,讓各個主權國家能夠捍衛自己的主權。與此同時,建立起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塑造美好的未來。


            穆斯塔法·穆罕默迪認為,當今世界發展既不夠也不平衡,一個國家越強大就應該擁有越多的資源。平衡地發展對和平至關重要,而不平衡的發展則是和平的主要障礙。發展對于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時間也有著不同的含義。我們必須要重新思考全球化以及它帶給人類的意義;同時,重新考慮全球化根本的發展與和平。我們迫切需要一個更加本土化和全球化的觀點,以促使和平的發展,這將使每個人在和平意義的基礎上獲得真正的和平。


            蕾吉雅·莫拉·科斯塔盛贊了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議”。她認為,習近平主席邁出了第一步,但離“全球安全倡議”的具體實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各國一旦朝著發展、安全與和平的全球新議程邁進,人類就可以在不損害子孫后代的情況下滿足當前的需要,就像聯合國報告《我們共同的未來中》所描述的那樣,當世界開始走向安全、和平和可持續發展的新征程時,我們會迎來好運。


            楊清清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楊清清主持了研討第二環節。


            最后,中國公共外交協會副會長胡正躍作總結發言。他結合眾位專家的觀點歸納總結了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的三個要點:一是堅持多邊主義,反對強權政治;二是要堅持共同安全,反對絕對安全;三是要化解局部危機,防范世界危機。他強調,當前國際政治經濟安全秩序面臨諸多的挑戰,我們期待大家將今天匯聚的思想智慧轉化為強大的行動能力,為各自國家在各自專業領域發揮積極作用,共同為世界的持久和平和發展,和世界的普遍安全作出我們自己應有的貢獻。


            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駐華高級顧問海博(Tamas Hajba),印度尼西亞國家研究和創新局區域研究中心研究員麗塔·珀斯利·塞梯安尼希(Rita Pawestri Setyanignsih),泰國暹羅智庫主席洪風(Natee Taweesrifuengfung),秘魯太平洋大學中國與亞太研究中心主任羅薩里奧?圣塔?嘉地亞(Rosario Santa Gadea),法國新布雷頓森林體系委員會執行董事馬克?烏贊(Marc Uzan),埃及外交委員會秘書長西夏姆·宰邁提(Hisham El-Zimaity),南非人文科學研究委員會(HSRC)金磚國家研究中心原主任、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ZIBS)客座教授加雅?喬希(Jaya Josie)作為外方觀察員觀摩了研討全程。


            (歡迎關注人大重陽新浪微博:@人大重陽 ;微信公眾號:rdcy2013)

            乐虎游戏